头部banner

蒲草席

出自: 2020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  阿嫂是我妈,我妈叫阿嫂。

  你不要惊讶,这样称呼在我们乡下并不稀罕。我家在离城百里的清水湾,不到三百口人的小村庄,却有五谷仙庙和观音寺两座寺庙。庙祝是位早年从汀州府逃难来的老人,高个精瘦,马脸长须,偶而也替村里人算算命。我出生时,父亲找老人算过八字,说我命相和父亲相辅,却和母亲有点相克。为了不损寿,我取小名狗仔,名贱命就硬,而且呼母亲为阿嫂。我和姐姐小时都很皮,越是人多的时候,越是阿嫂阿嫂怪怪地叫,觉得越叫越甜。

  一向身强力壮的父亲,刚满四十那年,却因一场莫名其妙的发烧咳嗽,卧床三日撒手西去,不得善终。含辛茹苦的母亲却像一棵常青树,无病无灾,小病小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小说月刊·上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