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沉香

出自: 2020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  媚香楼的沉香姐那可是一等一的人才,要脸蛋有脸蛋,要口才有口才,要唱曲就唱曲,要调笑就调笑,在这秦淮河边,没谁及得上她的风头。

  那一日,项元汴要走了。这客人倒是举止文雅,只是五短身材,还是个龅牙。他牵著沉香的手,不断抚摸着,约定三个月后再来看她。沉香拿着帕子,擦了擦眼角,撒娇道:你可不能做个薄幸人啊。

  项元汴心满意足地走了。

  他走之后,沉香说,让老娘歇几天。她转身给小姐妹说,把姐夫叫来,好一阵没唱曲了,让姐夫来吹个笛子。一会儿,李子戒来了。李子戒原是昆班的,因为喜欢上了一个班主独占的小旦,被班主赶了出来,饥寒交迫,倒在媚香楼门前,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小说月刊·上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