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三爷醉酒

出自: 2020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  三爷读过私塾,乡试小考,一介童生,三爷像发蔫不吐穗的稻谷,始终求不得生员的功名。

  木鱼青灯,三爷享受着一份清福。

  小红泥巴房子里,三爷厌倦了读书,便鼓捣些小玩意。一枚鸡蛋,三爷用棉纱细心打磨,蛋壳亮得像一块玉石,三爷手执尖嘴青铜小锤子,啪啪,鸡蛋顶端啄一个洞,倒出蛋清蛋黄,三爷便在蛋壳上涂上官粉、胭脂,绘画脸谱。三爷大多绘画金陵十二钗或秦淮青楼女子,从不描绘张飞、李逵一般虬髯如针的猛汉。问及三爷,三奶奶语气极尽挖苦:“与女人亲嘴去了!”

  与三爷说话更没有好气的便是二爷,两人像陌生人一样,偶尔相遇,二爷哼一声,各自离去。三爷挺怕二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小说月刊·上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