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最后的诗篇

出自: 2018年第11期
字体: | |


  雅琴如今明白這个道理了。杜萧,算是一个文化名人了吧,以诗歌闻名几十年,作为伴侣,她见证了他贫寒而上进的少年、寂寥而不屈的青年、熟透而香气四溢的中年,可他还是一样的老朽了。文人用脑多,杜萧年轻时就神经衰弱,写诗的都敏感,神经总撩啊拨的,就不如常人的稳劲了;然后是记忆力衰退,然后是小脑萎缩。一生努力挣巴的人,在名气、待遇之外,与他乡下一辈子务农的堂弟一样:活傻了。连眼神都一样的呆滞,半夜里常嘟嘟囔囔,普通话都不说了,换上了几十年不用的老家方言。

  老年痴呆这个病,不碍吃不碍喝,但逐渐地不认人儿、不识路,可怕的是电门、燃气灶,虽然千防万防了,他也有可能趁人不备习惯性地去烧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小说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