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无字碑前

出自: 2018年第11期
字体: | |


  无字碑上的虚空漂浮着明神宗朱翊钧内心的呐喊:“我虽为帝,可是还不如寻常百姓,可以爱真心相爱的女人,可以疼挚爱的幼子。我是什么?我无非只是这帝国大船上一个尊贵的乘客罢了,我无非是那些言官嘴里泼骂立名的庸帝罢了。”

  万历十二年是暗潮涌动的一年,明神宗朱翊钧虚岁22岁。这一年,他在奏疏里言张居正“专权乱政,罔上负恩,谋国不忠。本当断棺戮尸,念效劳有年,姑免尽法追论”,这一批示致使张居正自八十岁老母到幼稚孙儿,一家人饿死的饿死,流放的流放,凄惨不堪;这一年,他竟在殿试之时,出题“无为而治”,惹得举朝上下一片哗然;还是这一年,他颁旨修建陵寝,早早开始筹划身后之事。
<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小说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