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吴大牙

出自: 2018年第11期
字体: | |


  吴大牙不稀罕旁人的眼光。

  原来的东北,艺人比娼妓地位低,到妓院唱窑曲儿,尊称窑姐为大姨。正经人家禁听蹦蹦,甭说出去学艺了。若有家人去唱蹦蹦,家人宁可说在乞讨。艺人逢年过节归家,多借口出外打工。若有被确定唱戏者,要挨到傍晚時分回家,唯恐村人看见指指点点,有辱家风祖宗门楣。有人会质疑,既如此,为啥百姓“宁舍一顿饭”,要听蹦蹦戏呢?简单地说,其一,东北乡村娱乐方式少,尤其冬季,除了摸纸牌打牌九,再就是猫冬扯闲篇,吹拉弹唱便是盛事;其次,蹦蹦内容包罗万象,天文地理帝王乞丐等,演绎了别样的精神世界,引人想象或向往。

  吴大牙打小失去双亲,吃百家饭长大。长到十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小说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