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母亲的嫁衣

出自: 2018年第6期
字体: | |


  母亲一共有八套嫁衣。听说还是当年父亲借钱置办的。

  那时的公社文艺队,母亲是腰鼓手,父亲是唢呐王。母亲敲的腰鼓节奏铿锵。父亲吹的唢呐高亢激昂。没有甜言蜜语,也没有花前月下,母亲便嫁到了高山上。

  母亲极少穿嫁衣。可是,一身的粗布衣着依旧遮不住她的美丽。当蒲公英漫舞在秋天时,抬木喊山的父亲便回来了。只有在这个时候,母亲才在父亲的跟前穿起了嫁衣。不久,母亲不能穿她的嫁衣了,是因为我在她的肚里疯长。母亲为我取了个腰鼓的小名。

  十三岁那年,母亲怕我虚弱的身子难御风寒,命令我穿上她的花格子嫁衣。“我可是男孩呀!”我极不情愿。

 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小说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