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父亲的阳雀花

出自: 2018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  在开满阳雀花的田间,父亲的吆牛声依然很有节奏。

  父亲有两年不做农活了,他把时间用在了怀想母亲的那些往事上。

  母亲走时,父亲满是疲惫,一脸的沧桑和悲凉。

  在城里的这两年,父亲看着厌食的孙子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现在的孩子挑食哩!”我无奈地解释道。

  于是,当残雪消融时,父亲又回到了乡下。父亲说,家乡的春天属于他。

  我知道,父亲的腿关节不好,他蹲下身子的姿势近似于跪拜。

  好在家里还有一坛陈年的桃花酒,能或多或少地驱赶着父亲的脚痛和心灵的空落。

  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小说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