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乡夜

出自: 2018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  洞房花烛那个晚上,夜深人静,福顺和新娘子贵娥睡下了。可是堂屋里的叹息声把他惊醒了。

  堂屋里,娘孤独地坐在矮凳上,面前的矮桌上摆着半盘婚礼上吃剩的卤煮花生豆,拿着酒瓶, 哼着不知是《秦香莲》还是《窦娥冤》的老戏词儿。

  “娘,半夜了,还不睡觉?”福顺问娘。

  娘不搭腔,却停了口中的戏词儿。福顺拽过一只矮凳,坐娘身边,发现娘在流泪。

  娘还要把酒往肚里灌。

  “娘,你没事吧?”福顺把娘的酒瓶抢过来,不许她再喝。

  福顺感觉到了娘的寂寞,娘的凄凉。娘够苦的了,自从爹挖蛭石遇难后,娘就把整个家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小说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