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听蝉

出自: 2018年第3期
字体: | |


  男人说:吵死了,吵得人脑仁儿疼。

  

  女人知道,男人指的是树上蝉的叫声。男人是外地人,在他的老家也是有蝉的,只是那里的蝉,偶尔叫一声,便匆忙从这边的树逃到那一边的树上去了,不像这里的蝉,叫起来就没白没黑,没停没休的。

  女人说:心静自然凉,越在意,它就叫得越响。

  男人说:躲都躲不开,想不在意都不行。

  女人便笑了,拿起手边的书,低头看起来,不再说话。

  男人也不再说话,闷着头,仍旧干他手里的活计。

  诗人就是这个时候来的。

  诗人只是进门来讨口水喝。<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小说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