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一棵树

出自: 2018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丫头家的院子里有一棵梨树。七月枣,八月梨,九月柿子红了皮。八月,梨树挂果时也常常挂着狗蛋。

  丫头想,狗蛋真是个捣蛋鬼,不然咋被阿爹捣过多少次竹竿还敢来偷梨呢?

  丫头站在树下咯咯咯的,像是摔了一串铜铃,笑狗蛋躲不开阿爹竹竿时的狗样子。狗蛋也笑,冲着丫头傻笑,这一笑就笑走了十年。

  十年,丫头已经不是丫头,狗蛋却还是狗蛋。

  送亲队伍吹吹打打,狗蛋撵出好远,从来只会傻笑的狗蛋,这会哭了,眼泪鼻涕哭了一脸。狗蛋说,丫头你咋也哭呢?他哪里知道,这是哭嫁呢,丫头哭哭啼啼地嫁走了。

  丫头不在,狗蛋没再来偷过梨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小说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