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姥姥门前唱大戏

出自: 2018年第1期
字体: | |


  正月初八一大早,屋顶上的炊烟还在飘飘摇摇,大舅就赶着一辆骡子车,得得得地进了我家的院门。骡是大青骡,车是花轱辘车。只是车斗子上加了个竹子编的棚子,外面用棉被裹了,像个小窝。原来是,姥姥门前唱大戏,大舅是特意来接我们去看戏的。

  那年月,乡村没啥娱乐,看戏成了最大的奢望。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:宁舍一斗米,不舍一场戏。

  娘一手托着炕沿,一手抚着高高隆起的肚子,对跨进门来的大舅说:“哥,你咋来了?是不是……咱爹病了?”

  大舅摇摇头,摘下棉帽,脱掉手套,两手在脸颊上上下下搓揉几下说:“咱村请来了戏班子,下午开场,要唱三天大戏。爹和菊婶让我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小小说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